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小火车:一种另类的景致

情感生活 万美资讯网 浏览

小编: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小火车:一种另类的景致我从朝乌线的梦境中醒来,在莫尔道嘎的清晨,策马扬鞭,迈向新的一天。出租车司机是个瘦瘦高高的男孩,他的任务简单明了:将我们拉到

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小火车:一种另类的景致 我从朝乌线的梦境中醒来,在莫尔道嘎的清晨,策马扬鞭,迈向新的一天。出租车司机是个瘦瘦高高的男孩,他的任务简单明了:将我们拉到森林公园的小火车站,待我们体验完窄轨火车的旅程后,再将我们拉回镇上。

路途并不漫长,景致却一点都不含糊。这些树都憋足了劲儿,要把一袭绿色的靓影,定格在夏日最后的时光中。

不断有机车擦肩而过,还是罕见的三轮摩托。上面塞满行囊,驾驶员和乘客都裹得严严实实,戴着皮帽子和风镜,一种蒸汽朋克般的复古。再定睛一看,他们并非周游全国的摩托车骑士,而是一群实打实的本地人。

“都是上山采蘑菇的。”出租车司机给出答案。“啥蘑菇都采,哪里有白蘑,哪里有鹿筋蘑,还有大腿蘑和香菇,都在不同的山上。”我问这是不是一年一度的采秋,他点点头。“还有挖鹿蹄草的呢,一种很珍贵的药材。”他说,“啥都挖,但还是采蘑菇的多。想想小鸡炖蘑菇,我都流口水了。”

前去采秋的人们 本文均为 巴伐利亚酒神 图

和很多林区孩子一样,他也是一个林业局子弟,当了很多年林业工人。育林期来了,他没活干,就出来跑跑车。“今年生意没去年好,游客少了好多。”

但提到往日的峥嵘岁月,他双眼发光。“86年,我家就有了14英寸彩电,当时1000多呢!”那是属于林业工人的黄金年代。直到林区衰败,森林又重新统治了大地,那些逃到蒙古和俄罗斯的野兽,也都荣归故里了。

“有一天回来得晚,野猪都上道了。黑压压的一群,跟着我的车跑呢。”他说得越稀松平常。

森林小火车

距离小火车的起点站,仅一步之遥。2014年9月,第一列载客的小火车,围着森林公园的林子转起了圈。

小火车使用轨距为762mm的窄轨铁道,和曾经的森林铁路系统别无二致。但把小火车挤得满满当当的不再是木头,而是人类了。小火车项目的开设,无疑能让森林公园吸纳更多非自驾的游客。毕竟,森林公园漫无边际,要驱车100公里,才能抵达激流河畔的白鹿岛。若非自驾或包车,显然难以完成。

相形之下,小火车就友好多了。从森林公园站出发,经过沿途的四个站点,最终还是回到森林公园站。虽然无法确定这个圆圈是否规整,但铁轨到底还是把首尾连接了起来。全长大概20公里左右,算上中途停靠的时间,小火车需要运行2个多小时。因为这样的环形设计,小火车采用了独立售票的方式。

也就是说,你可以花100块单独体验一次小火车的旅程,而不必再掏160元购买森林公园的门票。

森林公园站

森林公园站位于一幢还算漂亮的砖木建筑中。检票口在二楼,出去便是站台。小火车拖着三节深蓝色的木质车厢,静候各路来宾。我们朝最后一节车厢走去,却吃了工作人员当头一棒。他们硬要让我们去前两节车厢,语气相当蛮横,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车厢里塞满了人,以三口之家和情侣为主。小桌板和座椅都是木头的,谈不上舒适,视野却很好。无论成年男性还是孩子,都可以靠在窗边看风景。遗憾的是,车厢内部采用了全封闭设计,一个人开窗的权利和乐趣,就这样悄然被剥夺了。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人们大老远跑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和森林来一次零距离接触吗。身在一趟被森林紧紧裹住的小火车上,感受不到微风拂面的柔软,就好像拒绝了大自然的一份示爱。即便空调吹得再舒爽,玻璃擦得再锃亮,都无法弥补这一缺憾了。

作为一趟观光火车,景区没有使用森铁时期的蒸汽机车,而选择了一款拥有蒸汽机车外表的“电瓶车”。它一袭浮夸的外表,就像一件大号的卡通玩具,显得有些幼稚。它们本该属于迪士尼这样有旋转木马和摩天轮的地方,不该和这些与世隔绝的森林发生关系的。

倒也不是说非得使用原汁原味的蒸汽机车,毕竟林区存在严重的火灾隐患。但既然修了这样一流的森林窄轨铁路,怎么也该选择一台更具“火车气质”的机头。倘若平时以柴油机车为主,节假日和非防火期祭出“蒸汽机车”,势必更加吸引游客,就像贝加尔湖观光列车和塞尔维亚的Sargan8铁路那样。

森林三号

塞尔维亚的Sangan8铁路,和上图视角有点相似

另外,每节车厢均配备一位讲解员,他们主要有三个作用:讲解、卖货、吵架。“我们现在看到的森林,已经不是最初的原始森林了,而是经过砍伐之后,再次培育的原始次生林,主要以兴安落叶松为主。”女讲解员操着不咸不淡的声音,例行公事一般介绍。不一会儿,她又取出一瓶蓝莓汁,开始进入第二个环节:卖货。显然,她在这个环节上的积极性,要大大强于第一个环节。可惜无论怎么努力,都没人买账。猜测可能与之前一次“吵架”脱不开关系:一个广东游客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和她产生了口角。于是一番东北话和广东话的“鸡同鸭讲”式争执,弥漫在车厢中。

抱怨归抱怨,在“木已成舟”的现实面前,还是要接受。这时我发现,只要火车朝森林里前进一米,心中的忧愁就会消解一寸。何须杜康,这些林子,就是最好的解药。而小火车,像一座行走的解忧杂货店。先前吵吵嚷嚷的孩子,也都在森林的宁静面前,默默发起呆。他们的父母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用手机不断自拍。偶尔报以一两声感慨,其内容不外乎“这不和我们路上看到的风景一样嘛”。

一样吗?如果你觉得一样,那就一样吧。但在整个森林里,你根本找不到两棵一模一样的树。森林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存在,在想象力的世界里,你时常会觉得它并不陌生。可真正来到跟前,才发现它是如此神秘莫测。几万棵大小不一的林木挤在一起,却呈现出一派无以复加的孤绝和寂寞气质。林中那些鄂温克人辟出的小径,充满诱惑,引人遐思,却又危机四伏。

如此境遇中,脚下这些延伸着的小铁道,便成为一种另类的景致。它们直抵密林深处,神秘依旧,危险早已荡然无存。沿途的四座站点,又给予乘客一次短暂的“步入丛林”体验。由此看来,小火车的走马观花,是一种略带小聪明的捷径。但至少,它比浮躁的现代人更沉得住气。以一种看雪山或看大海的方式去看森林,多半是要失望的。

真正的森林小火车

沿途的景致

森林小镇

结束小火车的旅程后,司机带我们去林业工人的帐篷转了一圈。那里有两台废弃的爬山虎——J50型林业用拖拉机,又粗又长的木头挂在后面,仿佛当年叱咤风云的模样。帐篷里生着炉子,灯罩是用脸盆做的,大通铺像火烧赤壁中的浮桥。衣服和熏肉都挂在绳子上,怕被虫子吃了。“这可是电影《莫尔道嘎》的拍摄地呢!”他有几分得意。

拉木头的“爬山虎”

脸盆灯罩

莫尔道嘎小镇的色彩

这是一部讲述林业工人保护森林的故事,王传君和齐溪都是很好的演员,但同行的朋友吉青子坚持认为,这些不过出于司机的信口雌黄。“我做旅游的一个体会就是,千万不要相信包车司机。”她信誓旦旦地说。

我们来到莫尔道嘎城区,一座森林覆盖中的小镇。因为旅游业的关系,它并未像其他林区小镇那样,呈现出严重的衰败迹象。相反,你能看到黄焖鸡米饭和重庆小面,色彩异常浓艳的酒店大楼,甚至还有咖啡厅(厅显得比馆更有时代特色)。

在重庆小面馆,吉青子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肇事者是一只黑色的天牛,此刻正在她登山包上悠然地闲逛。几个一直在畅谈国事的大爷,对此万分不解。其中一位感慨道,“中国人连美国人都不怕,怕啥那玩意儿啊!”

坐火车去根河,结束这寻常的一天。但在酒店办理入住时,还是经历了些许魔幻。“我们这里的电视信号被雷劈了,你们要住的话,就不能看电视了。”前台一脸无奈。可这怎能叫个事儿呢,电视机可是闲置率最高的家居摆件。我想起那个瘦高的出租车司机。1986年的他坐在家里看《黑猫警长》和《射雕英雄传》时,该是何等意气风发。但我还是相信他生于1979年的事实,如果不是踢球或参军,谁会在自己年龄上信口雌黄呢。

当前网址:http://www.tihuiwanmei.com/qgsh/13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