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之眼:成为人类身体的延伸,探索太空

聚集热点 万美资讯网 浏览

小编:机械之眼:成为人类身体的延伸,探索太空编辑部假杂志液态时间liquidtime,混印摄影,2017??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Najjar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Najjar)的《外层空间》(outerspace)系列探究了太空

机械之眼:成为人类身体的延伸,探索太空 编辑部 假杂志


液态时间liquid time,混印摄影,2017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的《外层空间》(outer space) 系列探究了太空探索的最新进展,以及与之我息息相关的未来生活方式,在地球、地球外层空间和其他行星上的生活。从古至今,宇宙这一神秘世界激励着人类走出已知的地平线,我们竭尽万难进入遥远未知的太空。我们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渴望探索的积极能动和我们本能深处难以磨灭的超越边界的期望,是这一切推动着人类宇宙探索的不断前进。

今天,人类在地球上面临着日益增长的威胁,包括人口过剩、气候变化、土地改造、资源减少以及能源、食品和水资源短缺。诚然,我们需竭力守护我们共有的家园,但在太阳系内定居可能是保证地球物种生存的最终解决办法。太空旅行的创新将设计出可持续的技术,帮助我们更好地维护我们自己的地球。将人类的生存扩展到整个太阳系,我们将实现下一个层次的进化,即“人属空间人”——一种高度适应太空环境的新型人类,更有能力探索太空,有能力在远离地球的地方生活。我们需要将人类从单一界限的地球层层推进扩展到地球轨道甚至进入宇宙的外部空间的生存框架。地球和太空之间无法二元对立——地球本身已经在太空中了。


太空花园 space garden,混印摄影,2013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新兴(尖端) 空间技术所代表的文化维度是纳贾尔作品的核心。这个正在进行的系列始于2011 年美国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的最后一次发射,目前包括34 幅摄影作品和5 个视频作品。这位艺术家去过世界上最重要的航天港,如肯尼迪航天中心、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和法属圭亚那库鲁附近的圭亚那航天中心。他会见了许多科学家、工程师和宇航员,并参观了世界各地用于建造新型航天器、卫星和望远镜的空间实验室。他曾前往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拍摄位于安第斯山脉高海拔高原上的世界上最强大的望远镜。在中国,他拍摄了隐藏在贵州森林深处的世界上最大的望远镜;在冰岛,他探索了地球土地改造的问题,爬下冰川洞穴去拍摄融化的冰盖。他与顶尖科学家和太空机构的合作使他有特权进入公众鲜有了解认知之地 。《外层空间》系列作品聚焦于艺术、科学和技术之间的接口,融合纪实和虚构的科学场景,创造富有远见的行为,以及对当前、未来空间探索的独特的艺术作品。


超对称粒子 supersymmetric particles,混印摄影,2019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纳贾尔作品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它通过一种体验式的实践方法。真正身临其境的体验为艺术家提供了重要的艺术主题。这一特殊的行动性也成为了Najjar 作品过程的一大特征,艺术家也即将亲身前往太空旅行。作为维珍银河(VirginGalactic)的先驱宇航员之一,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将乘坐“太空船二号”(SpaceShipTwo)进行未来的一次太空飞行,他将成为首位进入太空的艺术家。为了准备这次飞行,纳贾尔正在俄罗斯的星城(GCTC)、科隆的德国航天中心(DLR) 和美国的国家航空航天训练与研究中心(NASTAR) 开展一项密集和持续的宇航员训练计划。艺术家克服地心引力,挑战身体极限,经受了一系列艰苦的训练,包括在米格29 战斗机上的平流层飞行,零重力飞行训练,离心旋转,穿着沉重的宇航服在水下的行走训练,以及从海拔10000m 高度的高空军事跳伞(HALOjump)。为了测试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反应,他将其用镜头记录下这些极端情况,并在作品中体现。

该系列还包括对未来在太空中生活与工作的当代愿景。在真正的作品中,这些愿景由艺术家委托,并由宇宙探索、科学、建筑和哲学领域的领军人物巴斯·奥尔德林(Buzz Aldrin)、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Branson)、迈克尔·洛佩斯- 阿莱格利亚(Michael Lopez-Alegria)、阿诺什·安萨里(Anousheh Ansari) 和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 等人撰写了一系列“愿景声明”。

“点火”(2019)

点火 ignition,混印摄影,2019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作品“点火”视觉化了2019 年4 月5 日联盟号发射器从法属圭亚那的欧洲太空港起飞的过程。V22 号任务将四颗通讯卫星送入轨道。运载火箭高46 米,重300 吨。这张照片精确捕捉到了火箭离开发射台的时刻。为了达到最大推力,所有四个助推器都在升空前点燃。为了捕捉到这一独特的图像,一个由声音触发的摄像机被直接安装在发射塔的顶部,在火箭关键的发射阶段,发射塔距离火箭只有80 米远。在此之前,从未在太空港的发射台上如此近距离地安装相机。构图突出了在点火和发射的最初几秒钟内由发射台、支撑支架和火箭本身形成的单一交互动力系统。支撑支架刚刚打开释放火箭,强大的火焰照亮了支架,烟雾从火焰沟中逸出,包围着白色闪亮的火箭。虽然漆成橄榄绿,但由于液氧和火箭推进剂之间的反应,火箭推进剂覆盖在一层冰层中,在发射过程中变成白色。这幅作品给人一种强大的加速度和静止不动的同时性的矛盾印象:巨大的压力,强烈的热量和震耳欲聋的声波都是有形的,然而火箭本身似乎被冻结了,悬浮在时空中。

“行星概观”(2017 年)


行星概观 planetary overview,混印摄影,2017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先进空间探索的一个重要成果是行星概观系统的出现。看到和感受地球统一的概观效应是一种元体验,以前只有宇航员才能接触到。今天,急剧增长的地球观测技术强化了这一效应,使得所有人都能接触。然而,这种测量和可视化地球的新方法带来了严峻的生态警告。太空探索远景不仅仅是向外聚焦到太空,其中也包括地球。行星概观系统的出现可能会加强人们对我们这个星球目前正在遭受的生态破坏的认识。卫星技术、计算机算法和处理能力的进步现在使科学家能够扩大他们对冰川地区的轨道观测。目标是了解随着温度升高,冰川和冰原融化的速度有多快,从而海洋上升的速度有多快。作品“行星概况”突出了从太空层面对冰川变化的观察。

卫星观测创造了绘制大型陆地景观图的新方法,冰川学也由此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一个国家对其所存在的冰川发现也得益于此,并巩固了我们对冰川衰退和变化的理解;它帮助我们绘制冰川雪盖和质量平衡图,以及跟踪冰盖厚度和冰流速度的变化;还允许监测偏远地区的详细变化。通过使用定位在太空中的照相机,我们可以在更大的尺度上观察冰川的行为。作品“行星概观”结合了从冰岛的Brei§amerkurj?kull 冰川的裂缝内部拍摄的图像,以及从高空间轨道位置拍摄的同一冰川的几张卫星图像。这项工作结合了微观和宏观的视角,从极遥远的外太空极的视角来观察脆弱冰川的内部。

“振荡的宇宙”(2015)


震荡的宇宙 oscillating universe,混印摄影,2015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作品“振荡的宇宙”将“大反弹”理论形象化,该理论为宇宙的诞生提供了一个假设的科学模型。这一理论借鉴了一个循环或振荡的宇宙的想法,这是在大爆炸期间由于前一个宇宙的崩溃而产生的。它认为发生在大约137 亿年前的大爆炸是在我们之前存在的宇宙的最后一次大爆炸,这个宇宙的质量因为重力而崩陷了。因此,大爆炸不是奇点,而是标志着从收缩时期开始的一段扩张期的开始。根据振荡宇宙理论,大爆炸仅仅是一个扩张期的开始,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空间收缩的时期。这表明我们可以生活在无限的宇宙序列中的任何一点,或者我们现在的宇宙可能是这样的序列的第一次迭代。

作品“振荡宇宙”表现的是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的多个不同星系的超高分辨率数据可视化内容,这些星系已经被数字合成一个新的虚构宇宙。这个新的宇宙已经被黑白置换(颠倒图片中黑白色值),并且还补充了一个吸收物质的黑洞。在最终艺术的制作时,添加了随机散布在图片上的小金属颗粒。这些粒子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随着闪电与观众的视角的变化,下一刻亦会消失。这似乎像是一个生命循环的隐喻。

“引力纠缠”(2014)


引力纠缠 gravitation entanglement,混印摄影,2014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引力纠缠”描绘了我们自己的银河系和我们邻近的仙女座星系( 也被称为M31) 之间不可避免的碰撞。美国宇航局的哈勃太空望远镜的观测表明,这两个星系,由它们相互的吸引力拉在一起,将在大约45 亿年后,在一次近乎正面的碰撞中坠毁。如果不是引力把这两个星系拉到一起,这两个星系就会相互竞争。螺旋星系将合并形成一个新的椭圆星系,而新的行星和太阳系将由碰撞产生的恒星尘埃形成。

作品“引力纠缠”预测了我们在大约45 亿年后仰望夜空会看到的东西- 当然,假设人类仍然存在。这一事件的可视化是基于来自银河系和仙女座星系的哈勃太空望远镜的高分辨率测量数据,以数字形式逐个像素地模拟银河相遇。底部的山脉是在智利阿塔卡马沙漠拍摄的。这件作品也可以被看作是生死存亡循环的隐喻。

“重力转向”(2016)


重力转向 gravity turn,混印摄影,2016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像阿丽亚娜5 这样的轨道运载火箭通常垂直起飞,然后开始逐渐倾斜,通常遵循平滑弯曲的轨道。一旦在大气层的密集部分上方,飞行器就会小心地倾斜火箭发动机喷气,慢慢地将发射器指向水平方向,这允许飞行器在提高速度的同时逐步瞄准所需的轨道。随着速度的增长,车辆接近其在地球上方的目标,然后,当达到指定的速度和轨道速度时,上层发动机被关闭。

作品“重力转弯”可视化了这个物理过程。这张照片拍摄于2016年11 月17 日在法属圭亚那库鲁附近的圭亚那航天中心(CSG) 进行里程碑式的阿丽亚娜5 VA233 发射期间。在发射后约90 秒,即助推器分离前不久,在俯仰机动期间拍摄了运载火箭及其固体推进燃烧的烟柱构建。火箭的飞行路径不再是垂直的,严重的转弯使火箭在正确的方向上升到轨道。照片拍摄几分钟后,发射器释放了轨道上的四个伽利略卫星,开始了新的欧洲导航系统的服务。该作品结合了艺术家从发射台附近的地面拍摄的天空视图和从天空朝地球的视图,照片来自飞越法属圭亚那上空的飞机。

“月球探索者”(2019)


月球探索者 Lunar explorers,混印摄影,2019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作品“月球探索者”是对50 年前人类第一次登月及12 位月球漫步者的致敬。阿波罗计划的宇航员用哈苏相机拍摄了成千上万张照片,这些未经处理的NASA 扫描元件是这件艺术作品所基于的原始材料。月球地景的构图突出了这片处女地空旷的同时,也记录了首次在其他天体上进行的人类科学活动。这件作品展现了12 名宇航员在一起在月球表面上行走和工作,进行试验,收集岩石样本,开着月球漫步车四处闲逛和拍摄照片。三联画的左边是阿波罗11 号、尼尔·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的船员,右边是阿波罗17 号的船员哈里森·施密特和尤金·塞尔南,他们是迄今为止最后登上月球的人。中心区域是给和其他八名宇航员的活动和技术设施。干旱月球景观的灰色调与地球闪耀的蓝色形成鲜明对比,地球看起来像一个遥远的家园,而月球漫游车指向地球的天线似乎是我们的家园星球和这些地外活动之间的连接点。几个世纪以来,对月球的迷恋创造了一个理想的境界,在那里,我们可以自由想象并扩展人类在外太空中存在的景象。人类登月是如此振奋人心,因为它证明了当人类团结起来,为比自己更大的目标而共同努力时,看似不可能的事业将得以完成。在这幅作品中展示的12名阿波罗宇航员中,其中只有4 名还活在这星球。

“火星之沙”(2014)


火星之沙 sands of mars,混印摄影,2014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火星之沙”关注的是火星未来殖民的想法。它曾经是科幻小说中的幻想,现在是严肃的可行性研究的主题。红色星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拥有所需的资源来支持足够大的人口来创造一个新的人类文明的地方分支。殖民需要建立具有自我扩张潜力的永久基地,而充气栖息地是火星表面建筑的一种可能选择。Buckminster Fuller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发明的测地球体很可能是火星栖息地的一个完美的建筑概念。这幅风景是在智利阿塔卡马沙漠的一个独特位置拍摄的,那里提供了与火星上发现的相似类型的景观,并且经常被用作未来火星漫游者的试验场。

作品“火星之沙”将未来火星栖息地的场景形象化,将遥不可及的无尽头火星景观的图像与三个测地线冲天炉融合在一起。它也集中在内部和外部空间之间的关系。在火星殖民的早期,我们将有一个全新的星球居住,虽然可供生存居住的空间很少。

“f.a.s.t.” (2017)


f.a.s.t.,混印摄影,2017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这幅摄影作品描绘了当前全世界最大的天文射电望远镜。中国科学院在贵州省的偏远山区建造了这座巨型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落成于2016 年,这座望远镜坐落在群山环绕的平塘县洼地。其直径达到了惊人的500米,网格球顶状的表面由4450 块三角形金属板制成,通过电脑操控,这跣天文望远镜可通过转换角度以对准宇宙的不同区域。射电望远镜使用大型抛物面盘收集来自比如脉冲星、黑洞和引力波等远方的无线电波。但该仪器的主要目标之一其实是检测来自外星文明的星际通讯信号。

这件摄影作品的构图着重体现了这座尖端科技仪器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有了周围群山的衬托,观者更可惊叹于这台巨型望远镜之庞大,由此心生敬畏。而这种关系也从眼前的地面延伸至了遥远的星际。寻找外星生命其实也是对生命起源的探求,这是人类共同面对的一个根本问题:我们从何而来?这台仪器不可思议的体量同时也隐喻了包括从人类到宇宙的诞生那不可估量的时间和空间跨度。

“欧罗巴”(2016)


欧罗巴 europa,混印摄影,2016

??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

木星的卫星欧罗巴是最有可能发现地球外生命的地方之一。欧罗巴是一个巨大的冰世界,它的整个表面被一层厚达数公里深的冰壳所覆盖。美国喷气推进实验室现在首次提供了确凿的科学证据,表明冰壳下有100 公里深的咸水海洋。现在假设这颗遥远的木星卫星所拥有的水量是地球的两倍多。欧罗巴也很有可能拥有生命的合理前提条件。科学家们在一个被称为“混沌地带”的地区得到了这一发现。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区域,散布着巨大的冰山,在其中的一些地方,冰下的地下海洋似乎已经找到了通往地表的路。因为欧罗巴没有大气层,所以当水碰到表面的真空时,直接变成冰和蒸汽。作品“欧罗巴”可视化了木星的卫星欧罗巴表面。视觉构图非常受德国画家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er David Friedrich) 的启发- 融合了在冰岛冰川地区拍摄的风景肖像与由飞过的伽利略太空探测器拍摄的欧罗巴月球表面的图像。这件作品也表达了人类对发现新世界和更多了解人类生命起源的坚定渴望。

结语

“外层空间”(outer space)系列已在国际上许多画廊、双年展和博物馆展出。2015 年,久负盛名的柏林出版社DISTANZ Verlag 出版了一本该系列的综合性书籍。2017 年,迈克尔·纳贾尔出版了《行星回声》(Planetary Echoes)一书,这是一本关于太阳系未来殖民化的文集。该作品目前正于BANK画廊展出,展期持续到2019年10月27日,现场会有更丰富的作品和资料,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本文照片及资料致谢艺术家Michael Najjar和BANK画廊,由假杂志编辑后刊发.


原标题:《机械之眼正成为人类身体的延伸探索太空》

阅读原文

当前网址:http://www.tihuiwanmei.com/jjrd/50.html

 
你可能喜欢的: